恋爱养成游戏哪个好玩?上恋爱游戏网就知道了
热门搜索:
当前位置:首页 > 长评论 > 总有那么些不吐不快的感受(剧透程度:上)
雪色雪花雪之后 (雪色雪花雪余痕) 9-nine- ゆきいろゆきはなゆきのあと

总有那么些不吐不快的感受(剧透程度:上)

查看《雪色雪花雪之后》的更多资源、攻略,

发布时间:2020-08-10   发布会员:Dandean865

不管玩过还是没玩过,至少玩到新海翔跟与一和伊莉丝对峙的情节时建议玩家们开全屏模式 o( ̄▽ ̄)d

事实上从第一作玩到现在,对与一的印象从一个开朗的阳光少年一直到结城所说“非杀不可的极恶之人”人设黑化速度竟如此之快

说实在,我也想过深泽与一的这种,没有任何值得同情的理由,也没有伟大的理想,只是单纯为了杀人以满足自己的力量嗜欲,的这么一个纯粹邪恶的人设,是故意为之,以便让他化成灰的时候不管是屏幕里还是屏幕外也好都能有一种如同现实中的重大死刑犯被处决后不禁拍手叫好的感觉,也就是没那么多罪恶感,这也许是受到了第三作剧情的影响,毕竟在第三作里面尽管原形毕露,但和第四作的形象相比还丧心病狂得不那么明显,跟喵都一样只是傻傻地以为这货是不是精神失常。

但是一直到......

看着他亲手杀掉高峰——“发小的孽缘我根本不在乎”

自证是个喜欢杀人的心理变态而且全程毫无心理波动甚至还能笑——不止一次两次三次

将主角团一次又一次地残暴地杀害

极端以力量作为向往自由的唯一通路以致不惜甘愿接受伊利斯的操控

苏菲缇雅:“他放弃做人了”

深泽与一:“我不做人了!伊莉丝!”(这句脑补的)

而且最让我反感的桥段之一是这里(要是真有这种狗血剧情我都不寄刀片了我寄炸弹)

“我保证自己除了杀她们,没做其他的事,我可不想被人当成变态”

“但是如果能让你更加痛苦的话那就不好说了”

他可是能说出:“如果我把爸妈杀了呢?估计一下子就被发现了”这种话的带孝子啊 凸(艹皿艹 )

只是一味追求个人自由也罢,却达到了哪怕不惜杀掉任何人来获取之的极端地步,并且把圣遗物的力量当成自己所谓为了自由,能够破除束缚去为所欲为的工具,连人都不做了,这类人必然属于那种被力量反噬的牺牲品,综上就算你编剧是刻意为之也好,即使真出了续作能补充一点他的生活背景也罢——讲讲他是如何如何妄自菲薄,如何如何脱离常规,或者是新海翔心中所想“他可能有过心理创伤”,要我看,也是洗不白了。黑得太彻底的人设如果突然卖惨倒只会招致反感和矫情,正义道德层面的公仇——杀人如不能举,至爱之人被反复凌虐的私恨——刑人如恐不胜,与一全部都涉及,他不BISS谁BISS?

高峰这个人设也是,可怜了,第三作自证:“没有人能理解与一,无论是他父母亦或是我”,本作也说:“我无法完全理解与一”,然而就是在这么个没能深刻理解与一的情况下,高峰和他站在了一起,即使如此也要把自己作为朋友的忠直献给他,只是因为他自己所说:“如果再和我为敌的话,与一将真正尝到孤独的滋味”,然而与一压根儿不在乎这个:“别怜悯我!别同情我!”决战的时候他就是这么说的吧?因此高峰的这种坚定,诚然,放到现实,会是一个很容易就成为“哥们儿”的存在,可一旦献错了对象,却又显得如此的中二式一根筋儿,和本作的深泽与一简直相似,与一觉得“只有伊莉丝才能与我共情”于是和她联手,正如高峰觉得与一需要一个坚定站在他这一边的兄弟一样,结果两人都反受其害,但不同的是,莲夜的中二式天真还有可原谅之处,与一这种自证的心理变态就真的不可饶恕了

这种一根筋的劲儿是打哪儿来的呢?四作都没交代,这是个坑,也不知道能否补上。

而且还有一点就是,玩到结尾故事还没完,我猜应该是说要改变九条都线的BE结局,而九条都BE的产生不是因为伊莉丝,如苏菲缇雅所说:“是一个受翔影响的人的行动而分歧出来的”

那会是谁?

与一在那一条分支还没有暴露自己的真面目,不会亲自出场,就只能是接受他控制的GHOST,但那本质上说不是一个人吗?

而苏菲缇雅说这一条分支将会导向悲惨的命运,而导向这个悲惨命运的始作俑者不会是伊莉丝

那会是谁?很明显了......

在同伊莉丝决战时,玩家通过在分支树中联系所有分支的伊莉丝,经由希亚的THE ORDER一并消灭,可是与一呢?

玩家知道希亚的能力只会对希亚认定的攻击目标生效,她精准地消灭了伊莉丝,没有牵连到苏菲缇雅,尽管二者本为一人

第三作决战伊莉丝时也是如此,她攻击到了伊莉丝,却没有伤害到沙月老师,尽管伊莉丝和沙月同调

然而,本作决战在发动THE ORDER杀死伊莉丝时,只算上了别的所有分支的伊莉丝,没有把别的所有分支的与一也一块算进去

可是就算认识到这一点也没有办法,因为完成同调的只是希亚这一条线上的与一,其他线并没有完成,伊莉丝是因为和别的支线都做到了同调才会一起完蛋的

因此尽管与一死掉了,但是死掉的只是和伊莉丝决战的这一条分支的与一

那别的分支呢?

他可是还活着的呢!

而且根本不能保证别的分支的与一没有接受到“未来”的伊莉丝使用OVERLOAD回溯从而获取的记忆,而如果这个假设是真的话,那可就是“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了呢。换句话说,伊莉丝是死了,但她还有个能继承她“遗志”的人,就是与一,所以与一不BISS谁BISS?

翔为了不让伊莉丝发现玩家从而断连,玩家黑屏时我就在想

要是能像《心跳文学部》一样,伊莉丝通过计算机代码的形式强行将玩家控制掉,每一次重新读档都会这样,必须通过删除代码的形式来取得胜利的话是不是该很有意思,尽管这会吓到玩家是确实啦。

还有一点是挺让我有些扎心的,在总算干掉了伊利斯的那条线里,翔倒在了地上,让“我”这个玩家跳回往日告诉大家胜利的消息,随后就没音儿了,一堆省略号让我不禁想是不是这一条分支上的翔挂掉了,于是交给“我”这么个“遗命”

应该可以理解为同归于尽的吧?(高峰莲夜不算,他也是从别的分支来的)

毕竟一气儿用下了几乎所有第一世代极危险的圣遗物还经历这么高强度的战斗,第三作被假魂附体了的沙月老师都半死不活的,这里的翔就更别提了

用这单单一条分支的牺牲去换取所有分支的胜利,再用OVERLOAD的能力回避这个集体牺牲的命运,装载记忆,传递胜利的消息,这一点我认为是完全可行的——毕竟屏幕另一端的玩家一旦参与进来就总有办法的(滑稽)

还有啊,这一条线的“打情骂俏”和“鱼水之欢”的剧情来得好快——甚至都被自己的妹妹捉奸在床了,哇淦喔这展开简直神了,Wow(新海天语调)

玩到这些桥段的时候我就想吐槽“伊莉丝这么个正事儿还没办完呢怎么就开始了呢?”

“前三作可都是把正事儿办完了才开始的啊,不行,这糖发得有问题,还不能吃太急”

于是后面就被有同款OVERLOAD的伊莉丝搞到直接致郁,我玩的这段时候全程表情扭曲得如同被蟹老板当面说“你被解雇了”的海绵宝宝一样

后面总算是解决问题了然而到了——话说跟与一对峙时一点设定都没吞,完完全全用上了这一点是真滴牛批——正正经经发糖给你吃的时候——反正我这个玩家是真吃不下了,这经历了生离死别带来的最后的纯爱真纯——是纯洁的纯!——所以我只能边看边笑掩饰尴尬了(咳,当然不是说这不好,好得很呐o(*≧▽≦)ツ┏━┓)

私以为结城希亚试图改变形象这部分的人设过渡安排是极佳的,通过产生反差萌的形式让希亚“在‘自我堕落’的道路上走到黑”,这样既不会因为原先的厨二的设定而令人感到做作,也成功完成了性格的转变,我跟翔一样好这口,就跟希亚自己说的一样:“都崩坏成这样了还在装酷只会显得滑稽啦”,对,就是这种好像水到渠成的感觉<( ̄︶ ̄)>

希亚真的是个榨汁姬啊我话就放这儿别问我为什么w(゚Д゚)w

希亚的灵魂拷问:

“天,也被召唤了吗?她和你有没有血缘关系?”

“有,她是我亲妹”

“(小声惊讶)......”

所以说苏菲缇雅提到眷属化的条件是血液或体液这一段真不是白讲的,这一段也给H的剧情加了个奇怪的合理性不是嘛(偷笑⊙▽⊙)

当然,经历如此大起大落,一个人担下四线BE的回忆带来的痛苦,依然从中奋起的新海翔,拿个大后宫也没问题吧?!该算是一种奖励?对吧?

四线剧情带来的是新海翔的成长,参与圣遗物回收的目的从一开始的试图和喵都打好关系变到后来为了守护重要的人,不希望第二次看到有人死去,这个成长,我想,是OVERLOAD带来的

这是个极致的力量,而这极致的力量带来的代价便是不断重复体验失去最为珍惜的人和物的痛苦,并且为了改变BE的命运,不得不记住它们,带回到过去,承受着无限的心理压力

尤其是这一作,被假ED给骗回去之后就这么看着喵都,妹妹,学姐,希亚四个人一次一次地被干掉,而且当与一大摇大摆离开之后只有翔还要爬到希亚身边

在那一段画面中你什么都不能做,不能存档,不能读档,不能设置,只能看着,我整个人都崩了,这让我这个玩家都感到了当另一个可以开上帝视角的敌人出现之时,即使是屏幕对面活生生的人,也无能为力的挫败感,更别提还要反复经历这种事情的翔了

但是正如苏菲缇雅所说:“你能把失败当食粮······你就是这么一步一步往前走的”

第二作就说过了:“圣遗物的战斗是灵魂的战斗”——锻炼自己的内心,圣遗物之力便会壮大,从这内心的煎熬中走出来,得到更强大的精神,在面对与一和伊莉丝才能出奇地从容沉稳,在我看来,这可不是与一和伊莉丝所谓的“你坏掉了啊”这样的事情

“我过去所做的一切,都没有白费”

“你能维持自我多久呢?”

“看着你们商量计划,然后我再击溃”

“单方面折磨别人确实令人愉悦”

这些话,新海翔听了过来,再原封不动地还了回去,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正如希亚所说:“那份强大......是跨越了绝望后得来的”

翔觉悟了,意识到了玩家的存在,借由玩家的操作战胜了伊莉丝,尽管这招来的太突然,但是无中生有或者强加设定也不算是,

因为在第三作结尾,苏菲缇雅和“你”——也就是我们玩家,交流的这一段,已经直接指出了OVERLOAD的拥有者是玩家本人

而处于游戏中的翔最先并没意识到这一点,所以当被与一和伊莉丝血虐之时才会如此绝望

但当翔意识到了玩家的存在之时,便是他反击之时

他说:“我也没有什么霸主权能,拥有它的不是我啊!”

他让你,玩家本人,去干涉了所有的分支

所以在和与一对峙时他才会说:“有一部分记忆的缺失让我很是在意”

而这一部分是只有你玩家才看得到的,对,就是喵都和妹妹的对话,学姐和GHOST的对话,妹妹拍翔的睡脸的细节,希亚在浴室里的独白,这些只有玩家才看得到,身处游戏中的翔是不知道的。给她们装载记忆,把别的分支的她们叫到决战的这条分支上,也都是玩家做的事,不是翔做的

而另一方面,伊莉丝也注意到了坐在屏幕前的玩家们的存在,所以才会试图找到玩家(当然还是被翔阻止了)。种种这些都正是呼应了第三作的结尾。

换言之,要想理解翔是如何击败获得同款OVERLOAD之力的伊莉丝的过程,玩家自己也得被代入进去才对,你不是观战者,你也是参战者之一,事实上也是承认了玩家的存在与作用

投之亡地而后存,置之死地而后生

在战斗结束后,翔对玩家说:“你回去时,不要继承那些痛苦的回忆,只记住胜利就好,那些痛苦的回忆,就由我一人承担吧”

新海翔真男人(ง •_•)ง

网友评论 共有( )条评论
   我要评论: 请仅仅针对游戏发表评论,请勿涉及其他问题,请勿进行任何人身攻击
短评最多字数:140字;超过字数请发表长评。
注意:垃圾评论会被扣分,如果分数为0会变成负数
验证码:看不清楚,点击刷新
除了乱打、复制的回复,有些回复也是不可以的:
✲ 纯字母、外文;
✲ 纯水的回复如:积分 刷分 资源 下载 分享 感谢 可以 很好 感谢分享 谢谢分享 第一 第二
经典推荐